地方险企频频股权转让!股东曾经冲动进场,坑险企也害自己!

兴邦之业 金融 2024-07-01 39280

保险市场是一片蓝海,但是保险竞争是一片红海。如果股东冲动进场,或许欲火烧身,面对长线经营的保险,一旦无力增资,或许既坑险企又害自己。

6月27日,北京人寿的一股东又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全部股权。从公开信息看,该股东为北京人寿3家并列第一大股东之一的北京供销社投资管理中心(简称“北京供销社”),转让股份数量为4亿股,占总股本的13.986%,转让底价为81776.142万元。

该转让信息披露时间从2024年6月28日至2024年7月25日。从公告看,信息发布期满后,如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则在不变更信息披露内容的情况下,按照5个工作日为一个周期延长,直至征集到意向受让方。如此来看,北京供销社退出的决心相当坚定。

事实上,近年来受资本市场波动、利率持续下行、国企回归主业等因素影响,越来越多的地方险企出现股权变更,很多地方国资也在试图退出非主业板块。就北京供销社转让持有的北京人寿股权一事,此前就曾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发生过。

从部分转让到全部转让

从此次挂牌信息看,北京人寿其他股东已放弃优先受让权,而且,北京供销社持有的北京人寿4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3.986%)已于2024年6月14日办理出质登记,质权人为中国农业银行北京宣武支行,本次股权转让已取得质权人书面同意。

对于此次北京供销社坚决要退出并不意外,三年前就已有过一次类似的操作。

2021年5月,北京供销社在北京产权交易所第一次挂牌转让持有的北京人寿14271.4142万股股份,占总股权的4.99%,转让底价为36158.05万元,该项目最终并未成行。

2023年11月28日,北京供销社在北京产权交易所预披露信息称,要挂牌转让其持有的北京人寿全部股权。『A智慧保』也曾分析过:

2023年11月30日

北京人寿大股东拟生变:若退场,或清除增资扩股一大障碍

需要注意的是,除北京供销社外,北京人寿还有股东也曾打算退出。例如,北京人寿的并列第一大股东北京韩建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韩建集团”)就曾提出退出,但后来在股权转让交易过程中,与意向受让方厦门港谊集团有限公司和厦门君创投资有限公司因在股权收购、借款合同、股份质押合同展开方面产生争议而闹上法庭,韩建集团持有的北京人寿股权也被冻结或被质押。

除此之外,2021年,中国地热能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现更名为“中国恒有源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也发布公告称,其全资附属公司恒有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北京润古投资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恒有源有意出售所持有的北京人寿4.99965%的股权,股份总数1.43亿股,价格2.37亿元,交易完成后,恒有源不再持有北京人寿股权。后来,这份股权转让也没了下文。

频频公开转让,鲜有落地

在股权转让路上,北京人寿并非个例。

例如,今年1月,中国中煤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煤能源集团”)再次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中煤财险1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8.2%),拟转让底价为9155.232万元。但从目前来看,这份股权转让还在持续中,中煤能源集团也还在中煤财险的股东行列。

1月11日,国机财务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国机财务”)在深圳联交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国任财险2000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0.499%,转让底价约1648.4万元。这部分股权曾在2023年10月份进行过转让,当时的转让底价为1831.55万元。也就是说,国机财务此次在打折转让其持有的国任财险股权,即使如此,截至目前该股权转让仍没有结果。

4月23日,中国华电集团资本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华电资本”)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永诚财险7.6%的股权,而这已是华电资本第二次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永诚财险股权,上一次是在2022年12月。目前,这部分股权还在预披露阶段,结果如何,仍有很大不确定性。

5月14日,西安裕华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将持有的永安财险0.3755%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转让底价为2200万元。不过,截至目前,还未转让成功。

除在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外,还有险企的股权是放在拍卖平台拍卖,如上海梦澄运合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持有的国宝人寿5500万股股权将于7月26日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公开拍卖,起拍价为6435万元,该笔股权占国宝人寿总股本的2.78%。虽然还未正式拍卖,但从以前的情况看,国宝人寿股权曾遭遇流拍的尴尬。

一件件未果的股权转让案例背后,或反映了当下中小险企股权遇冷的现状。

从以上案例来看,这些险企多为地方险企,而要退出的股东大多为央企、国企。分析背后的原因,或与央企、国企加快回归主业、主动出清非主业投资等有关。但奈何,国企改革遇到资本市场不景气,加之保险行业正处于转型期,在经营压力增大的同时,需要进一步资本支持,这或许是股东们出走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地方国资主导,有望化解风险

诚然,与大型险企相比,中小险企在股权转让、增资扩股方面难度更大,这背后除了与自身吸引力有关外,还与监管门槛有关。不过,仍有一些地方险企是幸运的,在迎来资本的同时,扭转了命运。比如,百年人寿、信泰人寿、安盟财险等纷纷迎来地方国资的加持。

4月12日,百年人寿发布公告称,拟增资1.1亿元,由大连国有金融资管单一出资,增资完成后,大连国有金融资管将持有百年人寿1.39%的股权。在增资的同时,大连融达拟将所持有的百年人寿所有股份无偿转让给大连国有金融资管,股权转让完成后,大连融达退出,大连国有金融资管将持有百年人寿11.51%的股权。

目前,这份增资+股权转让已获监管批准,百年人寿的注册资本由77.95亿元变更为79.05亿元,且曾经一度想要退出的万达集团退居第二位。获得地方国资加持的百年人寿,也迎来新的“将帅”组合,百年人寿又给了市场新的期待。

另一家获得地方国资加持的险企是信泰人寿。据悉,6月14日监管曝光还原了信泰人寿的股权乱象问题,违规股东的存在,令信泰人寿深陷各种困境,但幸运的是,2023年信泰人寿等来了物产中大等几家浙江省国资企业,再加上保险保障基金与存款保险基金的支持,信泰人寿抛掉了很大的“包袱”。

上述两家险企算是风险险企,有地方国资进入,在一定程度上化解或减小了风险因子。而两家险企可以争取到地方国资的支持,实属不易。

而安盟财险的改变,则与上述险企不同。2023年9月,中航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曾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安盟财险(原中航安盟财险)50%的股权,在2个月时间内,安盟财险就找到了新的资本,即蜀道集团,四川省一家国资企业。很快,监管也批准了这次股权转让,安盟财险迎来了新的中资股东。

从股权被转让到找到意向接盘者,再到监管批准、公司更名等,安盟财险这一路变化算是比较顺利。这背后,与地方政府支持以及国家鼓励方向等不无关系。

目前,渤海人寿大股东也在进行着股权转让交割。面对越来越多资本金需求,仍有一批中小险企的股权转让或将在路上。

正如有些人冲动消费一样,社会资本何尝不是。曾经保险牌照炙手可热之时,谁都认为保险是一片蓝海,这是一个掘金之地,然而却对保险行业以及保险行业的运营规律一知半解,贸然进入。面对持续出资需求的保险行业,往往进退两难,还会影响险企的正常增资,这样的情况在保险业曾多次发生。

能够让保险业真正健康成长起来,光有懂保险的高管还远远不够,认识保险运作规律的股东或许更重要,如此,才可能长线经营、长线投资,并获得持续稳定的收益。